开码直播 香港

一張海報價值數千萬票房,姜文張藝謀排隊為他打call

2018-09-13 00:10:20 泡泡網 popo.cn

“每部電影都有一個世界,海報就是開一個窗口去看這個世界。”——黃海

這個夏天,第71屆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金棕櫚獎電影《小偷家族》在中國上映,而電影的中國特別版海報也引發了關注,獲得了國內外網友的一致好評。

這款“希望不散”版海報,整體采用日本傳統的浮世繪風格,寓意影片展示了日本現代社會的人生百態,是一部日本現代“浮世繪”,與電影的主題相吻合,與此前“花火”版中國定制海報相呼應,導演本人看完海報后大加贊賞。 此款海報是枝裕和導演唯一授權中國區使用簽名的特別版海報,由中國電影海報設計大師黃海匠心操刀。

而今夏姜文導演、彭于晏主演的電影《邪不壓正》海報同樣出自黃海之手——


現象級國產電影《我不是藥神》海報也是他,沒錯,是他是他就是他——

也許你未曾聽說過黃海這個名字,但這些電影你一定不陌生——

難以置信吧,這些高票房電影海報均出自黃海一人之手,而名單還在不斷增加!江湖中傳言找他設計海報,需提前預約1個月,1遍過,100萬起,電影制作方都得對他的設計理念妥協。那么黃海究竟是何許人也,竟能一次次獲得姜文、王家衛、徐克、周星馳、陳凱歌、張藝謀、許鞍華、馮小剛等一眾大導演的青睞,成為中國大片御用海報設計師。

黃海,中國大陸海報設計師,視覺藝術家。1976年出生于福建,1999年畢業于廈門大學, 如果時間回到1999年,黃海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有天會跟電影掛上邊。那時,剛從廈門大學美術設計系畢業的黃海選擇了與專業毫不相關的工作——在電視臺做社會新聞,“當時我覺得設計師不被尊重,所以寧可把專業愛好放在心里,也不想在那個環境里夭折”。2002年,黃海來到北京,進入了廣告界的黃埔軍校——奧美廣告公司,師從臺灣廣告文案大師劉繼武先生。5年后,他離開奧美加入了一家相對小型的廣告公司,因為“小公司反應快,有效率”。這些經驗為他后來的海報設計鋪了路。

2011年創辦竹也文化工作室。為《太陽照常升起》《讓子彈飛》《一代宗師》《黃金時代》等華語電影設計海報,五年間,已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海報設計公司,在業界享有極高專業口碑,為所服務的電影作品贏得巨大影響力。作為如今當下業內報價最高的海報設計師之一,他的創作周期之長盡人皆知,即便如此,大導演還是紛至沓來,因為黃海是為數不多能把商業和文藝完美結合的設計師。

用心揣摩劇本,商業與創意的完美結合

黃海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電影海報設計項目,是姜文的電影《太陽照常升起》的海報。反復觀影、咀嚼劇本是電影海報設計構想的基石,提案屢次被斃,反復修改,甚至推倒重來也是家常便飯。黃海對海報設計有獨特的看法:”我覺得設計海報是做減法,刨去邊角料,挖出電影的內核。”要做減法,先得有東西可減。前期他會做很多加法,研究劇本是第一位的。

最終,“中國紅”的戛納版海報在電影節上驚艷了四方,大紅底色上,中間是盤著頭發、穿著寬腿褲、光著腳往前邁步的周韻,旁邊伸出的樹枝上掛著繡花鞋,構圖簡潔又不失藝術美感和視覺沖擊力,同時富有中國韻味。這張被導演姜文一眼相中的海報也就此改變了黃海的人生軌跡。

新聞讓黃海接得上地氣,廣告讓他玩得了商業,而潛心對劇本的研究則讓他總能一針見血地表達出影片的本質,他會花很多時間研究劇本,和導演溝通,甚至會去片場感受拍攝過程。“廣告是創意和商業的結合,它最難的是戳中人的內心,我構思的時候就針對這個去研究,設計。以前做廣告會一直考慮商業因素,但現在我更多會從劇本出發,先把劇本嚼透了才能提煉出核心來。”黃海如是說。等到《讓子彈飛》推出時,黃海提出“羽毛和子彈”的方案,一拿出來姜文就通過了。

盡管黃海已聞名業內,但真正讓黃海走進大眾視野的是電影《黃金時代》的海報。這一系列海報“占領”了北京各大地鐵站,極具東方色彩和現代美學特色的海報在微博、微信上被轉載幾百萬次,人們突然意識到,原來中國也能有這樣的原創海報設計。 “用心去把握電影藝術中傳達出的微妙情感,才能在方寸間接近極致。” 黃海說道。

白紙濃墨,湯唯頑強佇立紙上,小人物置身大時代的洪流之中,女作家蕭紅的故事躍然紙上,“她處在那樣一個亂世之中,文字是她的力量,在文字的世界里,她強大而純粹,所以那一片潑墨象征亂世,而湯唯靜立其中,那種堅定的安靜非常有沖擊力”。

“這也太亂了,湯唯大腕兒啊,這人物畫面太小。”這些雜亂無章的墨跡一開始就得到片方的質疑,而且對湯唯的造型也不滿意。黃海道出自己的堅持:這張海報定的是“大文藝”的調子,潑墨象征亂世,而湯唯這張的表情準確地透露出與亂世形成鮮明對比的“淡定”。

注重溝通,與高手碰撞出靈感火花

黃海在適應電影的同時,也在適應每個導演。也許是受許鞍華影響,黃海在創作時完全“撒開來”,他在看完《黃金時代》樣片后就下定決心,“要把海報做得文藝到死”。《黃金時代》5張海報花了黃海整整半年的時間,許鞍華看后,說了一個“好”字,便再無修改。

“海報是電影的一個物料,而所有物料最后都會進入到導演自己的系統里,所以必須先了解導演。”設計海報過程中,黃海會和導演不斷溝通,了解導演拍片的初衷和風格,他很喜歡這種溝通的過程,“其實每個導演都有自己的系統,有像張艾嘉、許鞍華這樣編劇派的,也有王家衛、徐克那種美術派的。” 王家衛是最難伺候的,這是業界公認。在設計《一代宗師》的海報時,黃海一次次地和王家衛交流,體會導演想要表達的感覺、內容。王家衛不僅想表達功夫,還想要表現情愫。最終,黃海拿出了這張海報,黑白配色,既有功夫的勢,又有暗地里的糾纏對弈,含蓄表現了葉問和宮二兩人勢均力敵惺惺相惜的情感,可謂是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”。


王家衛的創作系統很嚴謹,他的藝術造詣也很高,為這樣一部備受關注的大制作電影設計海報,一度讓黃海陷入迷惑,但作為創作者,它又很享受這個與高手過招酣暢淋漓的過程。王家衛導演給了黃海充分的時間和空間去碰壁、去嘗試,最終留下了反復創作后的一批好手稿,這些都是藝術累計的素材和驕傲。

打破常規,奇思妙想

長期以來,山寨、粗陋、堆砌明星一直是國產片海報的通病,借鑒甚至抄襲國外電影海報,缺乏獨立的設計和令人眼前一亮的創意。與傳統海報商業性十足的“明星+大場面”模式不同,黃海設計的海報作品中明星從來都不是主角,角色和電影的內涵才是。正所謂不破不立,黃海的海報就是在打破常規和行業慣性。

必須要把明星裝進去?再大的腕兒也得委屈下,擠一擠,每人露臉1/3。

趙薇主演的《花木蘭》,沒有明星的臉,只用了一具盔甲,一抹紅唇,但是巾幗英雄的氣質卻栩栩如生,頗有“安能辨我是雄雌”的意味,很前衛很先鋒。所以這下,連“臉”都不要了……

《邪不壓正》更是酷勁兒十足——

金馬影展 53周 年官方海報,不僅通過再現牯嶺街殺人少年形象的形式,向楊德昌這一偉大作品恭敬獻禮,也通過手電筒、星空、光束等元素,獻禮金馬53周年,表達了對臺灣電影文化、以及永恒電影魅力的致敬。

推崇中華文化,發揚東方美學

黃海特別推崇東方美學和中華文化,黃海說:“這個行業現在是爆炸式地增長,所有人都浮在上面。”所謂“浮在上面”,黃海解釋:隨著市場的膨脹,功利性越來越強,每個人似乎都在跟著商業走,盲目地學習西方理念和技術,丟失了很多東方的審美。他對于東方美學的嫻熟掌握已經成為業界標桿。

他為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設計了海報,這6款“國之匠心”系列海報,則將“工匠精神”玩轉到極致。以明代“剔紅水仙花紋圖盤”、明代“邊景昭竹鶴圖軸”、明代“自在觀音像”、清代“黑色綢繡菊花雙蝶圖竹柄團扇”、清晚期“掐絲琺瑯萬壽無疆中碗”、宋代“汝窯天青釉弦紋三足樽”6 件國寶級文物為背景,傳達出“大歷史,小工匠,擇一事,終一生”的工匠精神。





黃海對東方美學的推崇來自在中國美術學院教書的舅舅。他從小跟舅舅學畫畫,如今也會在閑暇時練練毛筆字,“主要是為了感受一下表現手法和表達方式”。在他看來,“中國審美不單單是水墨畫、毛筆字那么簡單,而是一種思維、意境。”

張藝謀導演即將上映的新片,鄧超孫儷加盟的電影《影》,是黃海與張藝謀的第一次合作,黃海坦言:“制作這兩張海報共花費了半年時間,期間修改了好多稿,”最終才有了現在這兩個版本。與張藝謀以往作品追求“濃油重彩”、華美艷麗的風格相比,《影》獨特的水墨畫風更加清新飄逸,這種極致的中國之美,是張藝謀長一直以來的創作理念和藝術追求。在黃海看來,“這是張藝謀電影美學的一次回歸,呈現出一種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美學風格。” 他的海報設計也是以黑白為主基調色彩,滿目中國風,借鑒潑墨山水畫元素,彰顯古典的中式美學。

黃海本人特別喜歡中國陰陽哲學,而于是他就將太極元素放到了“陰陽”海報中,與主人公一人分飾兩角的設定也遙相呼應。并且,如果仔細觀看這張“陰陽”海報,可以看出地面鋪的全部都是竹子,猜測有可能是取自電影中的場景設定,極具中國傳統文化韻味。有趣的是,這并不是黃海第一次運用太極元素,早在為馮德倫導演的《太極》設計海報時,黃海就將機械與太極糅合到一起,表現工業革命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。

名揚海外,接軌國際,博采眾長

不僅在國內聲名鵲起,黃海也獲得了外媒的盛贊,好萊塢稱他為“崛起的中國設計”。黃海認為,華人設計師對于中華視覺元素和哲學運用更為自如,所以他也有幫助日本電影《哆啦a夢:伴我同行》、英國電影《小王子》、好萊塢的《云中行走》、《超能查派》等設計中國區海報。黃海說,“電影海報更重要是對電影的提煉、升華和量身定制,想象力,至關重要,好的海報沒有地域限制、沒有文化隔膜。”

除了好萊塢,黃海還會研究很多日本的設計,他說:“他們把我們最好的東西學去,然后做成了代表東方的藝術。日本也是個商業社會,但它的美學成了商業社會不可分割的部分。怎樣把美學變成最核心的價值,如何在原有的民族特色上創新,這是我們應該學的。”

黃海的工作室包攬了今年幾部熱門電影的海報設計,他幾乎把自己所有時間都留給了工作。“畢竟一部電影最后留下來的,除了它的影像,就是它的海報了。海報之路才開始,更要努力才是真的,我也好、‘竹也’也好,都還年輕,要有很長的路走。”

本文圖片來自網絡

版權歸作者所有

登錄【第二自然】官網,關注設計師品牌與創業,瀏覽設計精品 → http://www.d2ziran.com

相關熱門
开码直播 香港
捕鱼游戏怎么赚钱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直播 全民彩票网址 9月14日上证指数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安卓下载 篮球比分 繁星国际苹果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 搜索吉林十一选五 象棋双人对战在线